请百度搜索合肥研博商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关键词找到我们!

招商、商管

公司动态

阔别175天,电影院回来了-亚美am8官方网站

文字: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/7/18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未来可栖
好消息。   电影院融化的冰淇淋可以冻回去了   小零食不必打折了   失业的保洁阿姨,可以重新请回来了   《唐探3》、《花木兰》可以安排上日程了   那个半年没联系的网友,也能约起来了   7月16日,国家电影局发布了通知,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,低风险地区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。   小栖第一时间和影院从业者联系,确认这次消息属实,院线正在紧张排片中,不过由于影业公司和电影院之间的流程问题,新片很难很快排出来,预计会先上非最新片源。   不过这也挡不住人们迫切想看大荧幕的心情,有网友说“要一天看一部”。   电影院是都市人日常生活的快乐源泉之一,从电影刚刚发明的时候开始,就让千万人对这种聚众看片的活动不能自拔。   在没有大荧幕的日子里,人们只能在平板/手机上刷刷剧,看看姐姐们。   这里要提醒已经计划去影院的人:   中高风险地区的影院暂不开放营业;   未戴口罩和体温 37.3 度以上不得进入;   全部采取网络实名预约,无接触方式售票;   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%;   观众全程需戴口罩,影厅内原则上禁止饮食;   排片减至正常时的一半,每场不超两个小时;   陌生观众间距1米以上   也就是说,暂时还不能边吃火锅爆米花边唱歌看片。如果你是约网友见面,也不太好定义你们是不是“陌生观众”。   这可能是电影院的“史上最严防控措施”,而且观影厅每天最少要消毒5次。   影视行业比观众更迫切等待这一天的到来。今天,徐峥、姚晨、周迅也纷纷转发微博,相关话题立即攀升至微博热搜,阅读量超过了2.2亿。   万达官方直接发消息说:重逢在即,万千美好,敬请期待!      图自万达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   在好消息刺激下,午后万达电影涨5.99%,横店影视)、金逸影视、中国电影、上海电影等跟涨,在今天大盘一片绿中留下一抹红。   这是电影院停摆175天之后,第一次迎来确定的好消息。   今年上半年,它们很惨。在已经上市的五家影院企业中,q1全部业绩下降70%以上,q2的数据还没有发布,不过应该更惨。   企查查数据显示,整个上半年全国范围内的影院相关企业注册量为739家,同比下降34.6%。而从注销和吊销的数据来看,3月份以来数据持续攀升,6月份达到最高的104家,整个上半年共“倒闭”321家。   01   最近万达电影发布的2020 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上半年预计亏损 15 亿元—16 亿元,而去年同期盈利 5.24 亿元。   在疫情发生之后,万达电影旗下的600 余家国内影城自 2020 年 1 月 23 日起全部停业,境外影城也自 2020 年 3 月底暂停营业。   其主投主控的《唐人街探案 3》等影片未能如期上映,部分影视剧拍摄进度也有所延迟,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。  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,仍需要支付员工薪酬、影院租金、财务费用等较为刚性的成本费用,导致预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。   无独有偶,金逸影视上半年净利润预计亏损3.1亿元—3.9亿元,而上年同期盈利5519.06万元。   卢米埃、cgv、大地影院等头部连锁院线也相继传出闭店消息,并由三四线城市逐渐向一线城市扩散。   5月以来,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天津、苏州等地都出现了影院闭店的现象。   无数中小影院已经倒闭在复工之前,对艰难维持的企业而言,确定复工时间,更是一棵“救命”的稻草。   02   从6月开始,陆续就有不少传言表示影院即将复工,上海国际电影节将于7月下旬举办的消息,也引发公众对于7月底影院复工的猜测和期待。   前两天,电影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宣布将于影院复工首日全国公映,成为春节后首部正式宣布明确档期的影片,这让冰冷的行业看到了一丝希望。   但是截至7月16日下午5点,像《唐人街探案3》、《花木兰》等热门电影,还未宣布上映时间。   以复工的防疫规定来看,“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%”,“日排片减至正常时的一半,每场不超两个小时”。若按一个影院平时满座、满排片计算,相当于只能恢复15%的营业。   这对大投资,期待高回报的电影来说,如果要像《第一次的离别》一样与影院复工时间同步上映,必定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,在票房上肯定会受到较大的影响。   03   电影院只是整个影视产业链条中的一端,影视产业在两年前就已经逐步进入“寒冬”。   只是在疫情的影响下,影院全面停业,加剧了资金链断裂的困境。而这个影响传导至上下游,自然有不少企业熬不过这175天。   天眼查数据显示,截至7月14日,我国今年共有12421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“影视”的企业注销或吊销。   在前不久,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以2.2亿港元出售其在香港的豪宅引发业内关注。   在去年,王忠军还曾卖过艺术品,他坦白地表示是为了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,还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,“我什么都可以卖掉”。   为了自救,不少影视公司还在寻求国资的引入。   如华谊兄弟,在今年4月已经向互联网巨头、国资背景的9家企业,拟募金不超过22.9亿元,募集资金总额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。唐德影视和北京文化也相继宣布牵手国资。   更为不好过的是行业链条中下游的小企业。   通过北京朝阳区高碑店的现状,能够很直观地看到衰败的景象。   高碑店是中小微影视公司的天堂,聚集了大量的影视公司。但据燃财经报道,“北京市影视相关企业中,2019年有1723家注册地址含“高碑店”的企业注销或吊销,这里公司本就所剩无几,今年到现在又少了285家。”   一位高碑店村民也曾告诉小栖,从今年年初开始,陆陆续续有不少企业破产倒闭,以前不愁出租的房子,也开始有大量的空置。   04   从行业来看,电影院的复工,短期内很难扭转亏损的困境,影视行业的寒冬已经持续了两年,这是监管和政策作用下的必然,电影院的复工,也不能解决产业链上的问题。   且疫情的反复,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   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一个积极的信息。   它意味着不堪重负的企业,有了喘气的机会;   意味着人们闲暇的时光,有了消磨的去处;   也意味着我们的生活正在向“日常”靠拢。   对这个行业的人来说,更意味着,一切都有了希望。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:
0551-62661771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